您所在的位置: 連江新聞網 >> 連江文藝 >> 正文

他們一家人因閱讀而精彩(陳惠鑄)

——走進全國“書香之家”蘇靜家庭

http://www.inwzyo.tw  2015-09-26 09:24:11   來源:連江新聞網  【字號

  車子開了不足一小時,便到了有“會城重鎮”之稱的連江縣定海村,這里出了一個首屆全國“書香之家”——蘇靜家庭,這可是經過層層選評出來的,全福州市兩百多萬個家庭僅有三個有幸當選,委實難得可貴。

  聽說蘇靜一家人周末都在家里,筆者在一位村干部引領下前往采訪。在路上,他聊起了蘇靜一家人:蘇靜出生在一個漁民家庭,父親是當地有名的船老大,當年不出海時常給鄰里鄉親講“三國”等歷史故事。老漁民的勤勞、堅毅以及對歷史的喜好給小蘇靜留下了深刻的烙印,因而他自幼勤奮好學,持之以恒,養成了良好的讀書習慣,尤其愛好文史。先是當上了村委會文書,后當選為村黨總支副書記,業余則勤于筆耕,文思日趨敏捷,文筆越發有文采。

  歲月流轉,蘇靜一直尋覓著適合自己的日子。2012年,他辭職加入閩商采風團,做一個自由撰稿人,去年他被福建省金鳳經濟發展促進會發現,聘請他擔任該會的《金風》刊物副主編,終于人盡其才。他妻子在縣人壽保險公司任營銷員,女兒大學畢業后在福州一家國企工作,兒子尚在大學就讀。

  “書是我們的財富和伙伴”

  一進屋,“書香”之氣撲面而來,屋里猶如一片書的海洋,每個房間都能看到書,各式各樣的書櫥、書架里放滿了書,桌面、茶幾、沙發上也零散地擱著書,蘇靜的女兒蘇穎正在陽臺看書,兒子勤也在電腦桌前看電子書,他們的思緒沉浸在書中,似乎沒有察覺到家里來了客人,蘇靜讓他們都到客廳來,于是,我們一邊喝茶,一邊熱烈地聊了起來。

  筆者問:“家里藏書大約有多少?”蘇靜面帶微笑說:“在前年參選全國‘書香之家’時,申報表中有一欄是藏書量,我當時倒是點數了一遍,共有2213冊,之后又陸續新添了三百多冊。”這樣算來,人均藏書有六百多冊,另外家里還訂閱了幾種報刊。今年“五一”黃金周,蘇靜一家人游北京城,特意擠出時間去看書展,還到幾家書店選書購書,筆者笑稱:“你們都成‘書蟲’了”。

  筆者隨主人一起到書房里瀏覽藏書,看來藏書多為文史類,也不乏經濟哲學、政法和生活類書籍。

  “書真多呀!”聽到筆者由衷的贊嘆,蘇靜說“我喜歡一句名言:閱讀是世界上最低門檻的高貴。書就是我們的財富,我們的伙伴,我們的生活!”

  一聊到書,蘇靜的記憶象開閘的水,他滔滔不絕地說起愛書的故事。當年她母親常出外做點小買賣,每次回家總要給年幼的他帶回一本小人書。他清楚地記得母親為他買的第一本小人書叫《奇襲》。父親當年用的枕頭是一個小書箱,裝的是線裝書,多是《梨花夢》等章回小說,不過這些書父親是不允許看的,他就趁父親出海時偷看。父母給的壓歲錢、零花錢,他都舍不得買零食,而是用來買書。讀高中時父母去世,生活更加困難,他節省菜錢買書。后來,家庭收入有所增加了,他對穿戴花費吝嗇得很,卻樂于花錢買書,妻子總嗔怪他:“買書能當飯吃呀?”搬家時,他的書裝了好幾大籮筐,挑著從街上經過,熟人見了笑著說:“真是孔夫子搬家盡是書”。

  “愉悅閱讀,讀而得悅”

  作為一家之長,蘇靜良好的閱讀習慣,使家人耳濡目染,當年只讀完初中的妻子蔡惠華后來也喜歡上了閱讀,一雙兒女就更不用說了。筆者問蘇穎是怎樣喜歡上閱讀的,她笑笑說,小時候,她爸爸沒有暗示她要看課外書,更沒有布置她看書,只是很奇怪,他經常拿著一本書津津有味地看,還聽媽媽說他每晚臨睡前都要看書。由于家里到處都是書,便很自然地去看了。她常常對一些書愛不釋手,看著看著,越看越著迷,寫起作文覺得挺容易的,也常常得到老師的好評,同學們也似乎對自己刮目相看,覺得有了成就感,于是更喜歡看書,更喜歡寫作了。幾年前,筆者在一本文學期刊上看到她寫的叫《醇美》的散文,就覺得不像是一個中學生的手筆,其文文采四溢,又頗有深度。文章贊美小說這種文體,說自己常常陶醉在如陳釀老酒般小說的醇美之中。文如其人,美得很呢!

  習近平總書記說:“愛讀書,讀好書,善讀書。”筆者同蘇靜一家人聊天中覺得,他們正是這樣對待閱讀的。他們喜愛閱讀,懷著充實自己、明理向善的心意去選書看書,對提升自己的學養,對工作生活上有助益的書籍,往往是細讀、精讀的,對文學等書籍則淺閱讀。漢代文學家劉向說:“書猶藥也,善讀可以醫愚。”正因為好讀、善讀,蘇靜一家人如今的思想修養、學識才干都更上了一層樓,日子過得和和美美,開開心心的。蘇靜深有感悟地說:“我們是帶著喜悅的心情去閱讀,又從中獲得新的愉悅,充了‘電’,自己倍感欣慰。”

  “閱讀使我們一家人變了樣”

  蘇靜告訴筆者,在工作和學習之余,他們一家人常常是人手一本喜愛的書籍,在休假日,在平時的午后休息或晚上睡覺前,閱讀成了他們愜意的休閑和享受。他們是漁家的后代,如今都一一成才了,這印證了“閱讀增色人生”、“閱讀改變人生”的名言。蘇靜從一位村干部,當上了省級刊物的副主編,做了自己喜歡且擅長的事。人們往往覺得寫作是件很苦的事,而蘇靜卻以此為樂,往往構思好了,一動筆,則文思如泉涌。這不正是杜甫名言“讀破萬卷書,下筆如有神”的真實寫照嗎?蘇靜現在是福州市作家協會會員,連江縣作協副主席,晉安區作協理事、還兼任《青芝文學》編委等,其作品散見于《人民日報》、《福建日報》等省內外報刊,主編或參編了多本專集,著有散文集、詩歌集、報告文學系列叢書等,至今已發表作品一百多萬字,并多次在“全國讀書月”書評和各級紀委廉政建設等征文中獲獎。妻子也因為閱讀,其知識不斷累積充實,綜合素質明顯提升,視野開闊了,營銷業務因而十分出色。女兒也像她爸爸那樣愛好文學,業績頗佳,在工作之余,仍堅持寫作,偶有文章發表。兒子雖是學理科,但也喜歡看一些小說、動漫之類的書籍。2014年4月,蘇靜家庭被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評為首屆全國“書香之家”。

  聊到這里,蘇靜動情地說:“閱讀使我們一家人變了樣,感謝閱讀!”是啊,我們的老祖宗連篇累牘地稱贊閱讀,無非是要后人記住:知識是可以改變命運的。

  生活的海洋,總不是那么平靜。 頻遭風浪拍打的石頭是粗礪的。既然風浪無可逃避, 能不能選擇一個最適合自己的方式,把粗糙的人生打磨得有韻味一些?蘇靜用以打磨人生的“材料”,便是閱讀。蘇靜最后說,“二十多年來,在緊張的生活、工作之余,我一直堅持閱讀,并勤于筆耕,這絕非為了沽名釣譽,而是為了充實自己的生活。”

  作為漁家的孩子,出身貧寒家庭的蘇靜僻居漁村三十多年,在工作之余,以閱讀感受多彩人生,用文字留住生命的印記。四口之家,雖不富裕,然書香充盈陋室,不經意間養成了溫馨的好家風。書香吹拂,溫馨滿懷,蘇靜對此感慨良多,他發表了一篇《家風吐幽香》的文章,引經據典,論證好家風的養成何其重要,通篇滿滿的正能量,讓人閱之入心入腦!

  離開蘇靜的家,筆者感慨萬千:要是像蘇靜這樣的“書香之家”在海島、山村漸漸多起來,加快營建“全民閱讀”的“書香社會”、學習型社會,那么,我們的“中國夢”當不會很遙遠吧?!

网球比分